联合国新闻 中国政府网
搜狐 新浪
雅虎 网易
中华网 中国网
人民网 新华网
大公报 联合早报
凤凰网 澳门日报
中国法院网 法制日报
百度 Google
国际在线 腾讯QQ
中央电视台 中国台湾网
中国新闻网 英国BBC
纽约时报 俄罗斯之声
法新社 美联社
美国CNN 华尔街日报
东方财富网 金融界
证券之星 世华财讯
路透中国 中国证券网
中国经济网 金融时报
中国经济信息网中金在线
中国财经信息网
中国上市公司资讯网
英国金融时报 香港交易所
解放军报网络版  
中国考研网 中国教育网
中国教育招生信息网
智联招聘 六间房
大众健康网 中国音乐网
优酷视频 世纪佳缘
中华健康信息网
商务中国 淘宝网
  政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思考
2020-02-23 15:16:03 共和网 来源: 查看评论
 

我们时常从新闻媒体中看到武汉增加多少床位,派去多少医护人员,但主流媒体虽然公开每天增加多少确诊病人、疑似病人、死亡人员,但很少去想象床位、医护人员不断缺乏,医护人员感染了成为被医疗者。

武汉是湖北省省会,武汉市病毒蔓延,很多人包括医护人员感染,却打击在网络上吐露病毒疫情的医护人员,那些警方该不该登门道歉?有些人说他们“照章办事”,那么那章也是恶章(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出现那样横行执法?)。那些官员为什么允许武汉还举行“万人宴”,还发出20万张免费武汉游券(不久废除),是继续为着经济而隐瞒疫情,判断不出蔓延后各方面的灾难?

110,某位专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疫情可防可控”,最后自己也被感染了,还是“可防可控”吗?他“可控”是可以得到很好医疗条件医好,湖北尤其是武汉大批感染者无法得到良好医疗救护而死;后来全国病毒流行很多就是来自武汉人员传播开来的;全国甚至国外大批感染死亡!早期还有介绍不存在“人传人”、死亡病例是年龄偏大、有既往病史的人……他们为什么不奉劝各级政府急需“防控”了。发展到现在工厂停产、学生不能上学、交通停滞、封门闭户……事情发展可以让那些技术、判断力、道德有问题误导民众和官方的所谓“专家”该下岗、失业了。那些专家称号当初是怎么拿到的?

如果说武汉、湖北政府上报疫情,必须等待中央指示,那么中国古代就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先斩后”惯例。如果两级政府、党组织合作,最大限度遏制、控制疫情,不会有后来那样灾难;无能为力情况下再请求中央支持,中央会将他们免职?这是制度优势还是劣势?

中国党政并存,机构多、官员多,官员选择上“择劣汰优”,权责不清,相互推诿,没有公共问题良好决策的动力和压力。中共反对平等竞选,官员被任命后视察、开会、讲话是他们主要、公开活动,建立自身权力系统,难以集中、迅速、全面、合理的解决公共问题。那么长时间、病毒不断扩散,却拿不出良好的决策,坏的决策不断出现。制度优势在哪里?换了一个省委书记,一天确诊病例就增加15千,那么病毒感染死去的人公开数字人们也难以相信了。

如果疫情中期全国对来自湖北尤其是武汉的人实行14天医疗隔离,全国疫情就不会蔓延;全国可以集中资源援助湖北抗疫。

也有人预测,中国每天经济损失近3000亿,那些生产口罩、治疗病毒的经济增长虽然也计入国民生产总值,但不是正常经济增长,很多原来用于出口的医药产品被迫国内消费了。在中美贸易战中,美国心态:美国损失小,中国损失大,美国就赢了。其他国家心态呢?其它事情呢?

是否该思考:我们本可以提前将病毒消除在大规模蔓延前;现在国家大规模投入资源控制、消除疫情;大批人死了,生活、生产受限;多少正在奋发有为、正是青春年华、正在对社会有价值的人死去;疫情还蔓延到国外,很多国家人生活、经济受害……。当我们还在运用“打赢”、“战胜” 疫情,不知赢了什么、胜在哪里?还强词夺理制度优势?是救灾不得不采取极端措施了。很多方面、很大程度上,在这方面显示功劳、争功是以不应有的、相当多的人生命和痛苦为代价。

中国应该在疫情结束好好写份报告(或政府和民间各写一份),总结这次疫情及其救灾中经验教训,提高官方和民众抗疫知识、能力。

附:

最新研究:

新冠病毒发源地并非华南海鲜市场 可能11月就已人传人

202002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国疾控中心最新重磅论文:

111-20日感染者数量暴增

20200218     来源:环球时报

 (本文已被浏览 111 次)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共0条评论,每页显示10条评论    浏览所有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 发表我的评论
您的姓名: 您的Email:
评论内容:
250字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 版权所有:共和网  愿您成为尊重知识产权的优秀公民